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女生宿舍奇遇
女生宿舍奇遇

女生宿舍奇遇

虽然已快熄灯,女生楼下仍然人影重重,不过都刻意保持着一定距离,毕竟 学校为了严厉实施规定,雇用了一大批变态狂和偷窥狂来监督,每天校园都有白 纸黑字的处分决定贴出外加罚款通知,也不知道学校是真没钱了,还是校长是老处女? 刚高潮过的玲在女生宿舍楼的灯火下显得是那麽的秀美,微耸的趐胸还在一 起一伏,合体的连衣裙显出她纤细的腰肢,嫩白的脖颈上红扑扑的小脸,和一双 散发着星光的眼睛,我不由得心中一荡。 “我受不了嘛,你太美了,我真想在这里把你强暴掉。”虽然我按规定站得 离她有一尺远,不过嘴上却不肯放松。 “别人听得见,你┅┅”玲又羞又恼,脸红得更好看了∶“我要上楼了,你 太坏了,待久了不安全。” “等一下。”我实在忍不住了,观察一下环境,周围都是窃窃私语道别的情 侣,没什麽可疑,我一把抓过玲,在她嘴上啄了一口。 还没等玲反应过来,一束雪亮的手电筒光已经罩在我们身上∶“这里又有两 个,抓住他们!” “玲,你快进女生楼!”我不由分说把玲推向女生楼,因为即使是纠察队的 变态单身男教师们也是被禁止进女生楼的。我看着一个瘦高个子朝玲追去,几乎 抓住了玲,所幸我们平时最恨的女生楼的守门老太太及时出现,阻拦了那个家伙 想乘机冲女生楼的企图。 “别让男的跑了!”那个气急败坏的瘦高个转过头来指着我,我才发现身边 的情侣们早就一扫而空,周围多了好几个带红袖章的家伙,几乎下意识的,我撒 腿就跑。

  “跑?我看你能跑得过我们!”瘦高个很得意的在後面吼着。我回头一看, 心里凉了半截,他们共5个人,两个人追着我跑外,还有两个骑着自行车往另一 边兜去,很明显是去前面堵我,而那个瘦高个则正在发动一辆轻便摩托车,我心 一横,掉头往校门跑去。伴着熄灯号,这时学校的守卫正在关着校门,後面阵阵 的“抓住他!”叫声显然没有让这位守位反应过来,他笨拙的转过身,朝快速跑 过来的我伸出手。 “匡┅┅当┅┅”他整个人被我撞到铁门上,我则乘机冲出了校门。 “呼呼┅┅”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那个瘦高个骑着摩托冲了出来。我靠! 我都出校园了,你还能把我怎麽样? 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得意 小偷?虽然已经11点了,但街上乘凉的人仍然不少,加上我的确刚才从学 校里疯狂跑出,有目共睹,我还没来得及分辩,一个啤酒瓶已经飞来砸在我的头 上,接着是数不清的拳头和怒骂,还有血┅┅在我昏过去前,只记得那个瘦高个 冷冷得意的目光。

  “啊┅┅”伴着强烈的头痛,我苏醒过来。 “说,那个女的是谁?不然你就和他一样!”熟悉的声音。我艰难地睁开肿 成一条缝的右眼睛,因为左眼似乎被血糊住了,无法睁开,正好看见那个瘦高个 子正用手指着我,向一个看上去很凶恶的年轻人冷冷的说着。 那个年轻人双手被反铐在靠背椅子上,脸上有很明显被皮带抽过的痕迹。我 不知道我现在是个什麽形象,但肯定非常糟糕,因为那个年轻人瞧了我一眼後很 快就崩溃了。 “别打了,高老师,我说。席雪娟,外语系,大二。” “好,说出来就好,你现在到外面房间去写个检查,等找到女的就放你。” 看到那个年轻人垂头丧气被架了出去,我连忙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过去,但马 上脸上挨的两耳光就打消了我的幻想。 “妈的!都看到你醒了,还装,你装啊!我就这样扇下去,看你怎麽装!” 我猛的睁开了右眼,尽我能力的睁大,也许这种只睁一只眼的很怪异行动吓 了他一跳,他朝後跳了一步。马上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愚蠢,他又跳回到我身边, 恼羞成怒的朝我身上一顿暴打。 “你他妈的还硬,老子打死你都白打,反正你都 我极力想忍住不呻吟,可伤上加伤,实在是痛彻入骨,我抑制不住的吼骂了 起来∶“你们他妈的变态狂!什麽高老师,高变态!看你那猴子样就知道你他妈 的没女人要的东西,母猪都不要你。” 他猛的停下来,看了看我,然後恨恨的朝我的下身踢了一脚,“啊!!”我 痛得捂住下身在地上滚来滚去,周围的打手都吓坏了。 那个高老师冷冷的看了看周围的人,说∶“怕什麽,谁让他不说女的是谁。 来!把他也铐起来!”於是我也像刚才那个年轻人人一样被反铐在了椅子上。 下身剧烈的疼痛,使我跟本无法听清楚他在说些什麽,只知道他不停的吼叫 着∶“好,你不说,来人,给他的伤口上放点盐水。小心点,别伤了我们的护花 英雄。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又昏了几次,他似乎也累了,问旁边的打手∶“现在几 点了?” “早晨7点了。” “这人弄着没意思了,走!去女生楼抓那个女的去。” 我已经睡着了,直到被外面一房间声尖利的女声惊醒。 “你这个没用的东西,还自称什麽东北帮的大哥,以後别来找我!” “我┅┅我┅┅” “你可以走了,等候处分。席学娟,来到学生处就没你嚣张的份!” 又听见高变态的声音和那个年轻人离开的声音。 “ “┅┅呀!!”一声尖利的女高音,把又昏昏欲睡的我惊醒。 “糟了,高老师,她把刘兵的检查给撕了!” “反了!”两声很清脆的“啪啪”耳光声过後,很高亢的女子哭唱团开始运 作了。 “砰!”门打开了,我连忙继续闭眼装昏。 “滚进去!不要脸的家伙,这里哭死你也没人听见的。”接着一个娥娜的身 影还带着淡淡的香皂气息被人粗暴的推了进来。 她接着哭嚎了大约5分钟,我的耐心终於崩溃∶“烦死人了。我都这样都没 哭,你他妈的真烦,哭丧啊?” 她的哭声嘎然而止∶“你是活人,我就是看见你这个样子才吓哭的,你知道 不?” 嗯,很熟悉的声音,在哪里听过?我睁大眼睛打量一下她∶非常漂亮的一个 女孩,一张典型的南方女孩的瓜子脸蛋,还有外文系特有的气质。她一定是在出 早操时被抓的,因为身上还穿着出操的衣服∶上身是很贴身的短露脐装,很明显 由於着急出操没来得及带胸罩,鼓鼓的胸部凸出两个明显的小点,圆圆的肚脐很 可爱的样子,在平坦的小腹部随着主人的喘息一起一伏;下身是一条热裤,露出 两根雪白圆润结实的大腿,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结果。 “帮个忙,别吵好不?我都被他们折磨一夜了,让我好歹睡睡。” “这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,还没你这个变形金刚有用。真没用!我真是瞎了 眼┅┅”在她的唠叨声中,我昏昏的睡去。 疼痛的下体早已麻木,但被人触摸的疼痛感还是很快将昏睡中的我弄醒。 “哇 很熟悉的女孩声音把我的记忆拉了回来,睁眼一看,我的裤子已经被人褪到 了膝盖,那个叫席学娟的女孩正目瞪口呆地抓着我的鸡巴。我再一看我的鸡巴, 我靠!我不由的哭笑不得,这哪里是大,是被踢後的肿,虽然我的东西不小,但 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正常,鸡巴足足比平时肿大了3倍多,看起来跟个大啤酒 瓶底一样粗。 她见我醒了,抬起头朝我一笑,两个圆圆的酒窝浮现在她美丽的脸上。

  “嘘~~他们都睡了。”她止住想问话的我,指指外面,我侧耳一听,外面 果然传来微微的酣声。 “你在干什麽?”我也压低了声音问她。 “你的好大,”她答非所问的说∶“我一进门就发现了。好粗啊!不知道硬 起来如何?” 她一直不停的在用手上下捋动着我的阳具,要是平时有这样一位身材惹火、 脸蛋漂亮的美女给我打手枪,我早挺起致敬了,可现在只是火辣辣的痛,我又不 好意思说是被踢肿的,只好极力地忍住痛苦呻吟着,她还以为我是舒服的,於是 揉得更卖力了。 可是,我的鸡巴总也硬不起来,她不由又急又气了起来∶“什麽嘛,居然嫌 人家不够性感?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已经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,“啊┅┅” 一种热辣辣的感觉充满全身,又痛、又痒、又热、又兴奋。我低头看着她眯成月 牙的双眼,极力地张着小小的红嘴,吞吐着我变形粗大的鸡巴,我一阵兴奋,鸡 巴迅速膨胀起来。 “哇!硬了,好大!”很明显,她已经无法含下我的鸡巴,她兴奋地用舌头 在我的鸡巴、阴囊等处不停的舔着,似乎在鼓励我的鸡巴继续增大。 “啧啧,这 我的鸡巴,我不禁感到一丝失落。 她倒退着走了几步,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和我那挺立的鸡巴,我不由得紧张起 来,这时候有人进来,我可名誉扫地,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。 “你这个女流氓,干什麽,小心我揍你!”我气急败坏的威胁道。 “你来啊!”她得意地在我面前扭动着腰肢,嘲弄得被铐在椅子上的我青筋 暴露,由於着急,鸡巴更是涨大一截,并晃动不已。 “啊?又大了,你这个怪物还真有潜力呢!” 在我愤怒的瞪视下,我甚至连先前被血糊住的左眼也睁了开!她却笑嘻嘻的 走到我面前,然後跨过我的腿,由於她的腿非常的长,所以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把 她的下腹部贴在了我的脸上,确切的说,是我的脸被她贴在了她的下腹部,因为 她还用手把我的头使劲地往她的下腹部按去。 一股少女下体的香味打消了我反抗的念头,我边使劲嗅着她的体味,边注意 到她热裤里没有穿内裤,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阴毛拂在我伤痕累累脸上的痒痛 感。我也兴奋起来,头一扬,用嘴叼住了她热裤的边就往下拉,她低低的呻吟一 声,挣脱我的牙齿,然後并未离开,就在我眼前慢慢的慢慢的把热裤褪了下去。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她一点一点地露出雪白平坦的下腹,棕黄色的阴毛慢慢地 现露出来,接着我便像野兽一样头嘴并用的贴了上去,撕咬着她的软软的阴毛, 舌头灵巧的转入她早已淫水流满大腿的小穴,疯狂的吸啜着。 “啊┅┅天呐!啊!轻点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噢┅┅My God!”她拼命压低 了声音,神智不清的呻吟着。 好熟悉的呻吟,怎麽像在哪里听过?我不由得放慢了动作,“别┅┅快!别 停┅┅好舒服┅┅好难过┅┅好痒┅┅”她乾脆把一条腿跨过我的肩膀,用一条 腿站着,然後用手按住我的头向她的下体狠狠的按去,同时她也猛烈地前後耸动 着髋部,我则配合 “啊!啊啊啊┅┅我不行了,好爽啊┅┅啊啊┅┅”她猛地抱住我的头,狠 命地将她的小穴贴了上去。我使劲用脚撑住椅子,不然我们两人一定会连人带椅 倒在地上。 过来一会,她才放开她紧绷的大腿,从我身上挪了下去。注意,不是挪了下 来,而是挪了下去,因为她从刚才站在我面前把一只脚跨在我肩膀上改为跨坐在 我腿上,小手很自然的就握住了我一直处於肿大状态的鸡巴。 “嗯,好湿啊!你也很想啊?” 被美女这样调侃,我不由得脸红起来,不过想来她也看不出来,因为我脸上 除了青就是紫。刚才用舌头干她,嘴里吃着她的淫水,我也兴奋得分泌了不少, 这次她没再犹豫,扶正我的鸡巴,就朝她那依然淫水四溢的小洞口塞去。 “会不会太大了?若不行,你舔舔我也行了。”我实在不忍看她皱着眉、小 嘴紧紧抿着的样子。她摇摇头,朝我笑笑,吸了口气,一咬牙使劲坐了下去。 “啊!”我和她几乎同时叫了出来。一股热辣辣、烫烫的感觉包住了我的小 弟弟,她的阴道不但湿润而且滚烫,舒服得我忍不住哼了一声,我们俩都吓了一 跳。两个人都一动不动,听着门外的动静,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,就会看到上衣 完好的她下身赤裸着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,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紧紧地箍住 我和椅子。 微微的鼾声缓缓传来,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喘了口气,然後她两手拢住我的脖 子,含笑的眼睛看着我,下身慢慢的动了起来。通过刚才的事,我们好像有了一 丝默契,两个人都不说话,只是带着笑意看着对方,下体相互迎合着。 她的淫水真的多而泛滥,流得我大腿上全是,也多亏这麽多的淫水,我那粗 大的鸡巴才能在小穴里抽动,不过还是很艰难,不过每下都给她巨大的刺激。 她明亮的笑眼又逐渐眯了起来,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到了,我也已经快控制 不住了。她滚烫的小穴像是有股吸力,每次她朝上脱出时,都似乎要把我的鸡巴 一起带走拖出,我的欲 “啊┅┅我不行了┅┅要死了┅┅啊┅┅”她压低了嗓子呻吟着,身子突然 紧绷,两条长腿紧紧的箍住我和椅子。我这时也快了,我不顾她双腿的紧箍,极 力向上耸动着,粗大的鸡巴突然加速在她的小穴里进出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 “啊┅┅人家会听到┅┅啊┅┅救命啊!要死了!啊┅┅啊┅┅天┅┅不管 了┅┅啊┅┅救命┅┅啊!啊!啊┅┅我死了!” 伴着她极力压抑的喊叫声,我的鸡巴被她的小穴吸得发痛,阳精控制不住, 喷射而出,打得她舒服地低声“啊啊”呻吟。

  “讨厌,又射到里面去了。” 十分熟悉的声调和词语,我一下子想了起来,啊!她就是湖边在我後方的那 个女孩。她正整理着衣服,并用我的内裤擦抹着流出来的精水,无法反抗的我只 好苦笑着看着这滑稽的一幕。 “谢谢你,我要出去了。”她把我的裤子胡乱提上,将内裤往我裤兜一塞, 在我耳边悄悄的说着,脸上还鬼鬼的一笑。然後她走到门边,猛的打开门走了出 去。 “高老师,您醒醒!我想通了,我错了,你千万别告诉我父母,你要怎麽都 可以,求您了。” “嗯,啊?噢!你是那个什麽席学娟吧?很好,只要你认错就行,但是学校 的处分按规定是要通知家长的,这我也无能为力。” “千万不,求您了,我妈妈在教委工作,她知道了准会气死的。都是搞教育 的人,她知道我这样,以後怎麽再有脸见杜阿姨?” “杜阿姨,你说的 “你妈妈到底是教委搞什麽的?” “不太清楚,好像是什麽大学教师的人事组织调动什麽的。” “啊!”我也和高变态一起吃了一惊。接着听见外面一阵铁皮柜和纸张的声 音,知道高变态一定是在查席雪娟的人事档案。 “小席啊,既然这样,我们也就不给你处分了,免得刘主任面子上不好看。 你也就别和刘主任提了,免得她责备我们不一视同仁,对你也不好。你还没吃早 饭吧?我叫人去食堂帮你买份早餐。”高XX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着。 结果可想而知,席学娟和我都被放了出来,因为已经让她看到了我的惨状, 传出去就不好了。 “怎麽谢我?”她在阳光下灿烂的笑着,而我则焦急的看着急急朝这边赶来 的玲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 “你好,我叫席学娟,和你男朋友关到一块的,都因为我男朋友不像你男朋 友,把我给卖了。你看他被打的,他对你真好,我真羡慕你┅┅”没想到,她倒 先和玲打上了招呼。 她大概是个天生会讨人喜欢的家伙,只一会儿她和玲便成了好友,而我这个 鼻青脸肿的英雄却没人理会。她们甚至不久就替我决定了这个周末由我请客去吃 饭,然後再去《红枫叶》唱歌。 天哪!又挨打,又被强暴,还有我请客吃饭,我苦┅┅

【完】